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无追】花吐病(清水,甜)

 其实这只是个大师兄的男友力测试【。

一直觉得三爷看上去放荡不羁(?),骨子里是个传统又纯情的好男人呀,而且有着一颗深藏不露的少女心【SHENMEGUI 而大师兄肯定攻气十足,调戏起人来绝对不会差的【。

对这些都是为我无可救药的OOC找的理由     

另外要和 @PHoe 大大说声对不起,答应的无追肉半途夭折,只能赔给你这篇了【土下座

如果我变成了分行狂魔那都是老温的错!

一下花吐病的普及:

花吐き病#十一区的一个梗,设定为在亚洲传播,说话吐出花瓣的一种症状,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治疗方法为和喜欢的人一吻,且吐出的花瓣触碰者会传染。


       今天的早饭好像有点不对劲,追命揉揉肚子,又忍不住咳嗽一声。

       就在他以此为由打破了无情下的“早上不许喝酒”的禁令调了一杯马提尼时,又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的感觉。追命咳嗽了一下。

       艳蓝的鸢尾花瓣轻飘飘落在了透明的酒液上,吓得他又打了个喷嚏。

       好了,现在是一整朵了。

       追命摔了自己最喜欢的酒杯。

       

       在给诸葛先生发短信请假的时候追命还在以一贯的乐观态度安慰自己:铁手带着冷血出去勘察案件现场;无情和世叔一大早就打包了早餐去局里开会;现在公寓里就剩他一个人,只要下午无情回来的时候自己躲在房间里假装感冒就可以躲过一劫,完美的计划。

       可是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说,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他一定会知道呀。

       ——躲的了一天算一天。

       ——撒谎,你明明就希望他发现。

       ——他发现了又怎么样?难道让我像平时一样说“大师兄我其实暗恋你很久了你就让我亲一下呗又不会死”么!

       追命把脸埋到枕头里,又吐出一把樱花的粉白花瓣。

       该死的,他居然真的很想试试。

       

       就在某个大叔揪着自己的卡卡西抱枕黯然神伤之际,传来清脆的两下敲门声,“老三,开门。我买了药回来。”

       追命一个愣神,嘴里又咳出两朵紫罗兰。心里暗叫糟糕,自己光想到了局里开会,但是忘记了无情的特权——因为经常会开到一半无情就因为各种紧急事务被叫去主持大局,所以基本上只要无情手机一响,与会中人都会很淡定地目送他远去。

       ——所以说,无情因为担心他,所以先回来了?

       ——不不不,应该是我想多了。

       追命纠结的时候,无情其实也很苦恼。

        ——本来以为这一位闯荡这么多年别的不说,照顾自己总行,结果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居然还伤风感冒。

        想着想着无情莫名地有点生气。所以一向以工作狂闻名的成警官头一次翘了会,还在路上买了感冒药。(所以确定这是生气?)

         ——算了,反正之前他也很辛苦,就照顾他一下好了。

         ——说不定,还能看见一向玩世不恭的三师弟挂着鼻涕泡泡的场景。

        这么一想无情的心情又好了起来,顺手又去买了一瓶赤霞珠,到追命这儿敲门时也维持着和颜悦色的状态。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追命在心里疯狂刷屏,表面上还是淡定地捏着鼻子回答:“大师兄啊?没事没事,我就有点儿小感冒,睡一觉就好了。”

        无情一挑眉,这货的反应真是意料之中,“吃完药再去睡。”

        “真没事儿!”追命紧张得心都快和那几朵夹竹桃一起蹦出来了,“大师兄我知道你还忙你把药放桌上吧我待会儿就出来自己吃!”

         有猫腻。无情微微眯起眼,心中如电般闪过十几个念头……从恐怖分子劫持到追命突然抽风耍着他玩儿,各种可能性一一排除,剩下来的……

        成·真·名侦探·崖余觉得自己知道了真相。

        “三师弟,”他放缓语气,“别像叶告似的,药又不苦。”

        追命腿都软了。无情的声音本就如泠泠珠玉一般好听,现在用这么温柔的调子说话——他突然有点理解耳朵怀孕是怎么回事了。

        ——啊啊啊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忍不住冲出去强吻大师兄怎么办!急!在线等!

        他默默挪到了门边,好让自己听得更清楚一些。

        ——可是在高兴的同时,他又有点难过,因为无情这么关心他,是师兄弟之间的关心,不是他期待的那种关心。

        ——所以怎么办哪……追命愁苦不堪地吐出一朵凌霄花。

       门内一时没有声息。

负隅顽抗?无情笑了笑,瞬间放了大杀器——

“略商,出来。”

一击必杀。

五分钟后,追命耷拉着脑袋开了门,以认命的姿态。

“大师兄……嗝儿——”

一朵鲜红鲜红的玫瑰落在了无情的膝头。

因为信息量太大所以有一瞬间的沉默。

无情拈起花儿,“伤风?”

淡定抬头,“感冒?”

追命后颈一瞬间有点凉,“那个——”

话音未落,又一朵。

无情端详了一下自己膝头红艳艳的花朵,眨眨眼,拿起一朵,撕下一瓣,吃,嚼,咽。

追命当场当机。

“其实味道还不错。”无情最后一脸回味地评价,又撕下一瓣,无辜地抬头拉住追命的衣服领子,“要不,你也试试?”

微凉而线条姣好的唇瓣覆上来时,追命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玫瑰花,真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所以大师兄你其实早就知道了吧……”追命有点郁闷地开着那瓶上好干红的瓶塞。

“你说什么,是你得了花吐病还是你暗恋我多年?”无情不动声色地又放了个大招。

“……”追命摸摸鼻子,“也没有多年那么夸张吧。”顶多……六十几个月。

无情没有搭理他的死鸭子嘴硬,反而转头看窗外的晴朗天空,“如果我告诉你,其实这两者,我只对前一个有把握呢?”他自顾自地说下去,“三天前你接手的那个案子,有个证人是花吐病患者,你24小时和他在一起,再加上你根本不像感冒了,很容易就能推测出来。相比较而言,”他转头看追命,眼神莫测,但又很温柔,“后一个迹象很多,也很明显,但是我一直不敢确定。”

追命觉得被瞧得耳根子都要烧起来了,佯装镇定地干咳一声讪笑道,“那大师兄你……刚才……咳,那么笃定,万一错了呢?”

无情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下,“那就亲到对了为止。”

“……”追命抑制住捂脸大喊“卧槽我的师兄绝壁不可能这么苏”的冲动,可抑制不住脸上的傻笑。无情睨他一眼,似乎是嫌弃,眼里却带上了一点宠溺。

——不过隐瞒真相,还想骗自己,这点是绝对要好·好·调·教·的。

无情转过轮椅滑出一段距离,估摸着这人开始喝酒压惊了才施施然道:“你积了一个月的任务报告世叔已经在催了,既然你病好了,那记得明天早上之前做好,放我桌上。”

     “哦对了,”回眸一笑,“手·写·哦。”

     “噗!!!!!!!!!”

       无情悠悠推着轮椅走远了,深藏功与名。

       其实任务报告还是要帮忙写写的,看在玫瑰花的份上。无情想。

       很甜。

END

评论(3)
热度(64)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