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龙族】四个男人两对基(楚路瓶邪) (一)

终于没忍住,把魔爪伸向了这两对【捂脸

本来只是想写两对如此相似的CP如果同居了会发生什么事......结果不小心脑洞越开越大【。

如果这篇文坑了那都是江南的错。

大概正剧向,瓶邪老夫老妻(?)破镜重圆(??),楚路......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躺

OOC那都是天边的浮云

回头看了一下觉得有点潦草,修改了最后一部分。


“我勒个大去!”路明非手中行李“碰”一声砸到地上,“学院在我逃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副校长终于抛弃他最后的底线去倒卖龙族文物了么?还是改行替人画符驱鬼了啊?”

楚子航默默把可怜的行李拎起来,有点无奈地道:“别乱说话。钱有一半是你们学生会出的,狮心会也有份子。”

“可是这是四合院啊师兄!四合院!!!!!”路明非直接连装X的条件反射都丢掉了,转身揪住楚子航的领子一顿狂摇,“朝阳区的四合院!!!!!”

楚子航叹气,“淡定。”怎么在土豪遍地的学生会待那么久也没习惯啊,看看这熊孩子,眼睛冒绿光了都。

路明非捂住心脏,“这一夜暴富的即视感……幸福来的太突然啊。师兄你确定揣好了房契?”

其实真不能怪衰小孩这么没出息,伫立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典型的中四合院,青瓦白墙,朱红大门明显刚刚刷过漆,气派中透出文艺的气息,想也知道能住进去的绝对是人生赢家,帅飞了。

楚子航侧头看着路明非睁大眼睛一脸陶醉,睫毛上下忽闪,蠢蠢的同时也透出几分可爱来,不由得心里微微一动。

如果能和这个人一直住在这儿……

感觉,还不错。

 

话要从头说起。

自从路明非翘了整个学期的课和芬格尔诺诺一起在中国上演了真人版的大逃杀,幸运地死里逃生不说居然还把楚子航从尼伯龙根里捞了出来。而恰在此时昂热也在鬼门关边上转了一圈回来,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洗刷了路明非的嫌疑。结果还没等这几个人成为学院论坛的头条,诺诺为避风头赶紧和恺撒溜了,芬格尔直接被施耐德一脚踹回古巴。看着剩下的两个,副校长大手一挥直接批准路明非提前毕业,理由美其名曰是“哎呀明非经过半年实战锻炼早就能胜任执行专员了老师我看好你呦”,而私下里据EVA透露是“俩小兔崽子抢了全校女生的目光再读一年叔叔就混不下去了”……

于是楚子航和路明非被火速打包一起扔到了北京,除了随身衣物信用卡等外就只有几张伪装身份的证明和一个地址。

然后……就有了这个惊喜。

路明非突然一拍大腿,“对了!”

“嗯?什么?”楚子航淡然地问,好像刚才对着别人侧脸痴汉的不是他一样。

“这个四合院这么大,只住两个人很浪费的!不如……”路明非双眼露出些许狡黠神色。

“师兄,想不想赚点外快?”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我说胖子你靠不靠谱啊?”吴邪没好气地用导游小册子扇扇风,“转了半天都没找着。我告诉你这大暑天的,小哥刚从长白山回来不适应。”

胖子抹了把汗,显然很不乐意:“胖爷我是谁,还能给你带错路吗!多走五分钟小哥还真能中暑了不成,天真你还没嫁出去呢就开始心疼老公了真不愧是护夫模范……哎呦喂我错了!别戳!”

吴邪悻悻地收回手指,觉得耳朵被阳光晒得特别烫,同时又忍不住瞟了一眼身边的张起灵,到底没再说什么。

“哈!到了到了!”向右转了个弯之后古雅的水磨砖墙就显现出来,胖子朝吴邪咧嘴一笑,“胖爷我的能力就一个字儿,靠谱!”

吴邪懒得跟他贫嘴,走了大半天也热了,就站住了。张起灵放下两人的行李,拿出水来拧开了瓶盖递给吴邪,“门前有人。”

“不可能!”胖子有点惊讶,探头一看发现还真是的,“我都和房东合同都签好了,怎么还有别人过来看房啊?”

吴邪眯着眼睛打量一会儿,“的确像是看房的,还有行李呢。”

张起灵却没有关注房子前的两个人,反而一直回头盯着某处。吴邪用胳膊肘顶顶他,“小哥,看什么呢?”他歪头顺着张起灵的视线看过去,只是一片浓浓的绿荫,几棵樟树的叶子发出沙沙声响。一瞬间确实有什么诡异的感觉一闪而过,但是这种感觉短暂得像是错觉。

可惜,吴邪对这种错觉太熟悉了。他装作若无其事地低声问张起灵,“有人跟踪?”

张起灵皱了皱眉,似乎也在疑惑,“不确定。”但手已经下意识地扶住了背上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刀。

不确定?吴邪有些纳闷。以闷油瓶的本事居然还无法准确探查到位置,那么大概真的是错觉?

那片绿荫静静地在阳光下舒展出凉意,随着微风发出悦耳轻响,没有任何异样。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正在这时,胖子一撸袖管,“他娘的估计是那房东吃里扒外!胖爷我去找他评评理!”说完就气势汹汹地朝门口站着两人走去。

“哎胖子等等!”吴邪一跺脚,又怕那胖子真的去生事,只好拉上张起灵走了,“先解决房子的事儿要紧!”


“呼……”酒德麻衣舒了口气,放松了身体伏在树枝上。她穿了一身与树叶同样颜色的紧身作战服还画了迷彩,如果把手上的望远镜换成狙击枪,再忽略那曼妙无比的曲线就直接可以上战场伏击敌人了,“目标上钩,第一阶段任务完成。”

耳边薯片咔嚓咔嚓的声音一直没停过,“哇塞长腿好久没看到你这么紧张的状态了。看来点子扎手呀。”

“你还有脸说!”酒德麻衣实在没有好气,她刚才利用了血统优势将心跳延缓到一分钟十几次,并且得亏没有杀气才没被发现,“张起灵的资料显示他是未觉醒的混血种,至少A级!如果刚才被发现我就直接投降,先把你这个只会躲在幕后吃零食的胖妞供出来。”虽然只是个玩笑。

“别呀,”苏恩曦又换了一袋,“老板说了,这次任务奖金大大的有,好歹领完工资再翻脸嘛。不过你之后在偷窥......不,是做任务的时候可要小心了,根据老板的情报,最可怕的不是张起灵,而是那个吴邪。“

“喂你刚才是说了偷窥吧!“先吐了句槽,酒德麻衣问,”我没记错的话,吴邪是个没有血统的普通人吧,连那个胖子都不如,为什么要小心他?“

“你觉得我会知道吗?”薯片妞耸肩,”老板最近神神叨叨的,他就说了这么一句就再没回我消息,反正老板不会错的,你照办就是了嘛。合格的棋子是不会干涉棋手的。“

酒德麻衣沉默了一会儿,”你说的对。作为棋子,我们只需要等待棋手的下一步。“

”况且,我们的棋手才刚刚下出了他的第一步。

TBC.


评论(26)
热度(217)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