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龙族】四个男人两对基(楚路瓶邪) (四)

不好意思PO主去补课了,停更了一天......

今天晚上突然想起没有更新简直吓!尿!了!雾草连滚带爬赶紧更!

考级不顺利,感觉不会再爱了【躺

终于爆字数!2000+!!!!



路明非独自一个人漫步在黑暗的空间里,凉爽微风拂过他的皮肤。按理说他应该感觉不安,但是这里的某种东西让他觉得熟悉,甚至非常亲切,仿佛在这里生活了很久很久。

他努力回忆,但只能隐隐约约想起薄雾弥漫的河畔,白袍的少女,红发的新娘……

和闪烁着银光的四叶草耳坠,如同泪珠。

突然,世界豁然开朗。

数以万计的萤火虫同时亮起,照耀得天空宛如白昼!路明非这时才发现,他并不是身处在荒郊野外,而是一座古老宫殿的废墟,即使已经残破,却依然可以想见昔日的荣光。倒塌的石柱可以五人合抱,黑色的龙盘旋其上。而在破损的墙壁上,依稀可见精美的壁画,用血腥凌厉的笔法勾勒出数十种狰狞的怪兽,衣不蔽体的人类趴伏着哀求哭泣。路明非仔细端详着壁画,异常地并没有恐惧。

这幅壁画当中的一部分非常抢眼,因为它并不重点描绘怪兽的可怖,而是极其简练地绘出仅有的几个站立的人类。一个男子举着利剑,身披甲胄,像是在宣战;另一个穿着类似“托加”一样的神官长袍,长发在空中飞舞;而最后的一个人被挡住了,只有一双手按在前两人的头上,简直像是“灌顶传功”的场景。

这两个人的面庞,有些眼熟……路明非伸出手,想抹去上面的灰尘,好看得更清楚些。

“哥哥进步不小嘛,这样都吓不倒你,真没意思。”

路明非差点没被口水呛死。

“路·鸣·泽!!!!!!”

“嗯,是我,哥哥。”那个声音贱不兮兮地回应,充满了“怎么着有本事咬我呀”的幸灾乐祸。

周身的场景迅速变幻,一眨眼间路明非已经坐在了四合院的桃树底下,面前一个紫檀矮几上点心茶水俱全,还附赠对面的小魔鬼一只。

路明非嘴角抽搐,“你不装神弄鬼一下会死吗?”

“虽然魔鬼不会死,但是不这样的话,就失去了‘看哥哥惊慌失措’的人生乐趣了呀。”路鸣泽眨眨眼。小正太梳了一个油光水滑的三七分,一身淡绿的绸子马褂上几枝荼蘼花开得正好,乍一看简直像从哪个民国片场里走出来的小少爷。

路明非觉得自己被糊了一脸血:“算了我也不指望你Cosplay和吓人的癖好一起痊愈……在你开口推销之前,我先问个事儿。”

路鸣泽端起茶杯吹了口气,“没错,租房的事儿是我搞的鬼,吴邪和张起灵是我弄过来的。”

“……”路明非起身转头就走,“强行装逼最为致命,做哥哥的事到如今也只有这句话送给你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小魔鬼在他身后幽幽道:“那么哥哥你的客户回馈难道不想要了……那我只好回去了……”

路明非镇定地坐回桌子旁,“我想了一下欧豆豆你还是需要尼桑的陪伴。”

路鸣泽:“……”他果然还是错估了哥哥的厚脸皮程度。

不过魔鬼不愧是魔鬼,很快恢复了过来,他喝了口茶:“那么说下感想?两位芳邻如何?和梦中情人楚师兄住在一起的感觉是不是爽到飞起?”

“呸呸呸!”路明非啐了一口,“什么梦中情人,面瘫师兄人家对小龙女那是情深意重守身如玉,当初你没看在日本的时候怀里是个顶级白富美都没乱过,你个思想龌龊的魔鬼别在这儿瞎逼逼。”

小魔鬼似笑非笑地一挑眉,居然没像当初说诺诺的事儿那样死缠烂打下去,一脸“哥哥你就是在口嫌体正直没事儿我懂得”的表情,看得让人拳头发痒。

但是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第一个憋不住的永远都是路明非,他掩饰般地灌了一大口茶又拿了块点心才别扭地开口:“喂,说好的客户回馈呢?”

路鸣泽耸肩,“一个小玩意儿,其实我觉得没什么用,但是没有它哥哥以后副本通关就很难办啦,所以先送给你咯。”

路明非一脸狐疑:“居然不是暂时言灵之类的东西?小魔鬼你最近服务质量下降了啊。”

“哥哥!”小正太气鼓鼓把杯子往桌上一放,“我们公司的服务态度一向是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童叟无欺假一罚十,你不要随便污蔑!”路鸣泽本就眼睛大,白嫩脸庞带点婴儿肥,现在成了包子脸,简直差点把路明非萌翻,虽然知道他的本性还是忍不住捏捏手感极好的脸蛋,“好好好,很重要。那请问您老带来了么?让我先看看。”

路鸣泽摇头,“那东西你待会儿就收到了,记住,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看到,到了‘那个’时候,你自然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了,记住!”

“?”路明非摸不着头脑,刚想再问几句,突然小魔鬼站了起来,神情居然难得地带点不安和恼火,冷笑道:“哼,麻烦的东西来搅局了。”话音刚落,竟然推了路明非一把,直接让他从交椅上摔了下去!

卧槽路鸣泽下次我再信你就是猪!

 

路明非睁开眼。

他没有以狗吃屎的姿态华丽地被青石板磕到头破血流,而是躺在一张大床上,阳光从蚊帐外晃晃悠悠照进来,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一看,竟然已经十点了。

有人敲门,“路明非?”

这是四人同居的第三天。

前两天都在“小哥搭把手我要把床搬开,刚刚有老鼠钻到底下去了。”“路明非你可以松开了吗明明只是一只……”“啊啊啊啊啊蜈蚣啊师兄救命!!!!”以及张起灵的“……”中度过了,等到好不容易把房子收拾到能住人的时候四个人已经完全累成狗。吴邪坐在地上喘气的时候张起灵站在后头给他捏背,楚子航往累瘫在地的路明非肚子上甩了条毛巾后也席地而坐,手上慢条斯理地叠着两个人的衣服。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了一会,忽然路明非就爆笑了起来,紧跟着吴邪也笑出了声,连楚子航都被带的嘴角勾起,张起灵的眼里也有了笑意。

妈的刚住进来的时候尽想着试探摸底细了,对面那两个人还挺有意思么。

四个人心里同时如是想。

 

经常有直男癌叫嚣会做家务顶个【哔——】用啊,别说做家务还真是非常实用的技能了,不仅能让自己活得舒服自在,还可以化敌为友,比如说现在住在四合院的四个人。吴邪对路明非夸楚子航说你看你师兄地拖得这么干净又会洗衣服这能干啊那边儿路明非说哪里哪里你朋友才厉害啊一手托着实心的红木家具一手就抓着蟑螂啦,再加上路明非有一手在婶婶家练出来的厨艺,吴邪买菜时候出神入化的讨价还价技巧以及算账能力,四个人很快就越过了“吴先生”“张先生”之类的阶段,开始直呼名字了。

 

吴邪敲了敲门:“起床了起床了,这都几点了还睡着?”同时在心里暗自纳闷。

刚才路过时,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里面除了路明非还有另外一个人,不是看到了,也不是听到说话的声音,只是类似于直觉一样的东西,令他有点不安。

但当他敲门时,这种感觉又烟消云散了。

撞鬼了?还是这个衰小孩把相好的藏屋子里了?

娘的,不会是跟霍玲一样,被掉包了吧。

吴邪觉得自己脑补太多东西了。

里面路明非回答着“马上马上”,套了条裤衩就开门,“吴邪哥,怎么啦?”

吴邪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快点去洗漱,我菜都买好了,就等着你开火呢。”自从发现路明非会做饭以后其他三个人就放弃了自己动手的欲望,前两天的一日三餐都是路明非包办了,“以后早点起,你师兄六点准时就醒了,在自己房间写论文呢,你也勤快着点。”他果然想多了......

路明非:“……”

说真的,第一次被这样念叨的时候他简直有点感动,活了二十几年从没享受过被老妈追在后面唠叨的感觉,就好像真的有人在乎你,关心你。

可是之后……

真的很想死一死好吗!而且还天天用“你师兄”来教训他,一般吴邪说这话的时候都一脸恨铁不成钢,再加上旁边张起灵可以被解读为“孩子他妈你好烦少说点”的眼神,以及楚子航明显的回护,让路明非时时刻刻都产生一种“我们是个四口之家吴妈妈喜欢唠叨张爸爸不太管孩子好学生哥哥经常护着熊孩子弟弟”的错觉......


“对了,”吴邪回头,“今早有个包裹送来,说是你的,楚子航替你签收了,就放在客厅桌上,记得拿。”

路明非正要关门的手顿了一下,他想起路鸣泽的话,“哈哈那待会儿要去谢谢师兄啊,我知道啦,给我十分钟。”

那个小玩意儿,究竟是什么呢?

光顾着好奇“客户回馈”会是什么东西的路明非,没有意识到路鸣泽气恼不安,并且尽力躲避的对象,正是吴邪。

TBC.

有奖竞猜:小魔鬼给路明非邮寄了什么东西?如果有猜中的任意点梗番外一篇嗯哼~


评论(25)
热度(132)
  1. 一叶知秋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转载了此文字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