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龙族】四个男人两对基(楚路瓶邪) (五)

亲友团终于上线了哈哈哈哈哈!【叉腰狂笑

另外恭喜 @三坛陈酒 ,想看的梗和CP(仅限楚路瓶邪)可以在评论里说,虽然嗯......也有妹子猜到了,但是不是第一个,再加上Lo主时间有限,所以抱歉【土下座,点梗番外会在十章以后放出!

情感线怎么办.......愁。


路明非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盯着打开的纸盒,心里只有一句话:

路鸣泽,我艹你大爷!!!!!

 

一枚极大的印玺静静躺在盒子里,恶鬼组成的龙鱼盘卧,做工精致,栩栩如生。

 

好不容易在床底下撬出一块地板把这枚印玺藏了进去,路明非恨不得把小魔鬼召唤出来揍一顿。说好的“小”玩意儿呢!这枚印玺真是实打实的玉石雕的,不仅大而且沉,想要随身带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关键时刻这玩意儿要派用处的时候到底怎么办!路明非有点崩溃。难道揣在裤兜里然后需要拿出来的时候说“是路上捡到的”么!告诉师兄我有外挂呀龙王被这玩意儿盖个戳就会死啦哈哈哈哈!靠!

算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路明非潇洒地一甩手,去找师兄了。

 

“路明非?你来得正好。”楚子航把iPad递给他,“诺玛把任务发给我们了。”

“居然不是打打杀杀的任务?”路明非看完有点惊讶,“‘在一个月之内,搜寻有关龙族的文物,范围为整个北京市’?诺玛,啊不,副校长抽的什么风?既没说具体目标也没说完成方式,逗我们呢?”

楚子航摇头:“不知道。不过诺玛传递了副校长的口信。”他点开一个音频文件。

副校长那一把老流氓的调调简直太亲切了:“子航,明非啊,学院觉得你们太辛苦了,在北京又是初来乍到没有群众基础,怎么好开展工作呢?你们就随便逛逛古玩市场之类的,一个月以后写份报告就成啦,不要有负担啊,好好玩!听说北京姑娘穿旗袍开衩开得老高了……”

楚子航关了音频,路明非问:“没了?”

“不,是被诺玛自动掐断的。”

“……好吧。”反正这老淫贼不可能说什么正经的,“副校长的意思是,就当度假了?”这么好心?

楚子航没有一点开心的表情,他又点开一个窗口给路明非看:“还有一个‘附带的’任务。”

卡塞尔学院的执行部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就是那些没什么头绪或者不重要的任务会按地区分门别类,如果有专员到了一个地方,他的任务列表里会有一个附加任务,按个人意愿完成,如果完成了会受到诺玛的表彰,在个人履历里添上一笔。

“寻人?齐德隆冬强?这什么名字啊?”路明非差点笑喷。

“这个人是二十年前被卡塞尔学院录取的,血统等级非常高,A级,但是在毕业加入执行部之后莫名失踪,失踪前在北京执行任务。我觉得他重要……是因为,他家之前涉及了很多古玩生意。”楚子航摘下了隐形眼睛的瞳孔如同灿金灼灼,“同时,我还从诺玛那里搜到了一个词。”

“长沙九门提督。”

 

与此同时。

解雨臣无聊地敲打着方向盘,等红灯过去,时不时地用眼角余光打量一下坐在副驾驶座的金毛意大利人。

本来今天的计划是和胖子黑眼睛一起去找吴邪,好不容易之前的风波告一段落,大家的意思也是能够聚一聚,放松一下,还带上了秀秀。没想到半路就被拦住,几个明显是外国人的游客居然操着利落毫无口音的中文问路,其中一个特别糟蹋的竟然说一口京片子毫无压力,搞得胖子一惊一乍,一问之下居然目的地是同一个,就捎上了他们。幸亏今天一共开了三辆车,不然也塞不下这么多人。

可是这个金毛……

恺撒露出一个阳光到傻逼的笑容,“听说帝都交通状况不好啊,看来是真的。”

你是个意大利人啊亲意大利人!为什么意大利人居然会知道“帝都”啊口胡!而且不要再露出那种龙傲天式的笑容了!

和秀秀坐在一起的那个红发女孩奇怪道:“我们不是来过一次了吗?你应该知道的。”

恺撒挠头,“上次我都是一路开过去,完全没看唉。”

靠朋友你确定你是在帝都闯的红灯?妈蛋城管和交警真的没有把你剁碎了喂狗吗!

解雨臣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一看到这个意大利佬的白痴笑容就各种不爽,简直想一巴掌扇过去大喊“不要再笑了”……这到底什么种族天赋啊拉仇恨成这样……

解雨臣深切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明明这货的未婚妻漂亮得像超模,但是还一直冲秀秀抛媚眼而不自知。

妈的,世上有种人生下来就是花花公子,人参淫家。

刚回过神来那货就转过头去深情款款地盯着秀秀——当然解雨臣真的是误会恺撒了,他就算对着长安街上扫地的大妈都会这样——伸出手:“幸会,小姐,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国人,看见您这样的中国美人真是我的幸运。”

秀秀明显非常开心地回握,“加图索先生,您真是太客气了。”

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叫诺诺的,同情看着解雨臣,“我替我的傻逼未婚夫向你道歉,他一向这样,你习惯就好。”

……这他妈的是道歉?

那女孩接着说下去,“当然我觉得您也是非常优秀的人,毕竟这年头,男方比自己女朋友长得好看的不多了……”

全程存在感为零的零扭头看向窗外,一副“我不认识这些人不要看我”的表情。

解雨臣:“……”

当初谁提议载上这些神经病的?

 

那边厢,跟芬格尔交流绅士心得的胖子,正独自一人开车的黑·齐德隆冬强·瞎子,一起狠狠打了个喷嚏。

 

吴邪接完电话,心情很好。他想着,待会儿如果去吃饭的话,要不要叫上两位年轻的房东呢?

张起灵默不作声地发着呆,他想,还是不要告诉吴邪,自己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TBC.

黑瞎子的德国学位,我可以解释【躺

算了,反正不能圆的BUG已经都多了

评论(15)
热度(147)
  1. 一叶知秋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转载了此文字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