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龙族】四个男人两对基(楚路瓶邪) (六)

嘤嘤嘤作业还没写完......

明天老师就要来家访了!更一发攒人品!

日常极其白烂,以后会修的,现在先这样吧......


直到被恺撒熊抱了一下,路明非也还没缓过劲来,他一个个看过去,发现除了胖子之外还有一个戴墨镜穿黑衣的男人,一个可爱的姑娘和一个穿粉红T恤的俊秀男子,他们围着吴邪和张起灵,明显很熟的样子。

“你们怎么来了?”楚子航捏着眉头,看着也是糟心的很。

恺撒豪迈一挥手,“我已经从诺诺那里听说了路明非的事,太棒了!”他拍拍路明非的肩膀,差点没把他殴吐血,“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诺诺捏了捏路明非的脸,“小弟当时的确很帅,结果我告诉恺撒之后他激动得不行,直接坐飞机来看看你们呀。”

芬格尔赶紧表功,“师姐师姐!看我!我当时不是不也很帅……嗷!”

零面无表情地一肘打在芬格尔腹部。

“……”路明非果断无视在地上打滚的败犬,“老大那你们打算带多久?刚好我们没什么事儿做,这几天就一起逛逛北京吧?不过……”他有些犹疑地问恺撒,“老大,你不是家主了么?”这么直接抛下家族事务真的大丈夫?

恺撒无所谓地耸肩,“我出发前和帕西打过招呼了,有他在就行。”

众人:“……”果然是庞贝的儿子。

“不过可以邀请那些人,”恺撒瞟了一眼后面的吴邪等人,“看上去很有意思啊。”

诺诺吐吐舌头,“当然有意思啦,这帮人十有八九是黑社会的唉。”

“……什么!”芬格尔震惊了。

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很明显是巫女的“侧写”能力又显灵了。

“这几个人,”悄悄指指解雨臣,黑瞎子和张起灵,“手上有刀茧,”又指胖子,“说话时往腰后摸,有带枪的习惯。”

诺诺皱皱鼻子接着说,“那小姑娘也是,善于察言观色,刚才一路上都在套我的话,明显是个习惯。”

恺撒一脸正色:“所以更应该和他们一起了!真男人无惧任何挑战!如果他们为非作歹,不是刚好可以一网打尽?”

路明非戳戳诺诺:“师姐,老大最近怎么了?”

“嗯……他只不过在看港漫……”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帮有的大学还没毕业的小朋友,有问题?”黑瞎子吹个口哨,“时代变化的真快。”

张起灵淡淡地说,“听脚步,全都是练家子,至少经过专业训练。”

“Wow,我好害怕。”

“妈蛋你能别打岔么!”吴邪想抽黑瞎子一下,被他敏捷地躲开,“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但是他们自己介绍说是美国的一所大学学生,叫卡塞尔学院,我上网查过了,的确有,而且是一所贵族学校,每年在中国招生人数不超过二十个。”

黑瞎子的手指放在身侧,微不可察地动了动。

“难道这所贵族学院暗地里培养特工或者是杀手执行秘密任务?”解雨臣失笑,“又不是什么好莱坞电影。放松点,哪怕他们真的是,也和我们没有关系。吴邪,一切都结束了。”

秀秀笑嘻嘻地去摇吴邪的胳膊,“对呀,而且那个红头发的,叫诺诺的,还有她未婚夫,都是很好玩的人呢。不如我们叫上他们一起,也好探探底,行不行?”

吴邪侧头问:“小哥?”

张起灵点点头:“他们说得对,吴邪,你需要放松了。”

看着周围一圈人的灼灼目光,吴邪叹了口气,“好吧。”

 

然而不到一个小时之后,吴邪已经开始后悔这个决定了。

“诺诺姐,这边这边!你看!”

“哇好好看的旗袍!恺撒,刷卡!”

“零你试试这条项链!这种设计最适合搭配晚礼服了!”

已经换上了红色旗袍的诺诺和身着香奈儿经典款裙装的秀秀一马当先,引来王府井内众人惊艳的目光,零带着猫耳吃着冰激凌落后一步,恺撒一脸“买买买爷有钱就是任性”的表情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

剩下的人默默跟在后面,心如死灰。

“所以说我们来这里的意义就是拎包么?”黑瞎子无语地看了看手中一堆女鞋、首饰、皮包。

芬格尔悲痛万分:“重点是我们服务的对象还是别人的女朋友!作为一个立志拯救万千失足少女的纯爷们来说简直是耻辱!同志们,让我们高举火把!”

“……你把手里的章鱼小丸子扔了会更有说服力一点。”吴邪诚恳地吐槽。

“我说,你们他娘的有考虑过胖爷的感受么?”胖子抹了把脸,“明明老子才是那个需要脚不沾地做生意才能混口饭吃的人啊为什么要陪几个小丫头片子逛街血拼?”

楚子航依旧瘫着脸没说话。张起灵咬了一口吴邪递过来的丸子。

路明非捂脸表示被闪瞎了。

“……”没有人理会的胖子突然凑过去,“奇怪。”

路明非心说不搭理人好像不太好,问:“怎么了?”

胖子摸了摸下巴凑近楚子航,冒出一句,“你们不觉得小哥和这一位楚同学,长得很像吗?”

黑瞎子也凑过来打量半晌,煞有介事地点头,“的确,细看的话是有些像。”

吴邪和路明非几乎同时转头去看两人。

还真的如黑瞎子所说,两人虽然五官不尽相同,但是脸部轮廓极为相似,尤其是下巴,遮掉上半脸就看不出分别,再加上如出一辙的淡漠神情,他们看惯了的觉得区别很大,在第一次见面的人眼里就长得像亲兄弟似的。

楚子航不自在地咳了一声。

胖子猥琐地笑了一下,“小哥,你说这会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吧?”本来按照小哥的年纪,他更想说是爷孙的。

路明非却心里“咯噔”一下,不知怎么的,想起了源氏兄弟。

解雨臣翻个白眼,“你们别听这头胖子胡扯。”说完就踹了黑瞎子一脚,“你也跟着起哄,越活越回去了不成?”

胖子直接靠在芬格尔肩上:“老芬我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几人说说笑笑,很快把这事儿揭了过去。

 

好不容易女王大人们心满意足血拼归来,大家晚上又去逛了逛夫子庙和北京街头的夜市,吴邪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各回各家吧,明天再约时间去颐和园。”

诺诺倚在恺撒身上笑嘻嘻地挥手:“那还真是可惜了,明天我就走啦,下次再来玩吧。”

路明非奇怪:“师姐你不是已经退学了么?还有什么事?”

秀秀也挽留:“诺诺姐,你这就是不给我面子了,既然来了就多留几天,我带你把北京好好逛一遍!”

诺诺耸肩:“放心啦,不远的,我家里有人在成都,我去一趟一个星期就回来了。”

恺撒搂住她的腰:“明天早上我送你。”

芬格尔和胖子不约而同捂脸:“嗷嗷嗷嗷眼睛要瞎了!秀恩爱自重!”

众人:“……”

 

各自挥别,在清皎月色下蝉鸣阵阵,栀子花开得馥郁旖旎。

一切都还来得及。

TBC.


评论(14)
热度(152)
  1. 一叶知秋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转载了此文字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