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龙族】四个男人两对基(七)

我觉得已经变成一堆男人两对基了……
剩下胖子芬狗是苦逼【喂】
终于开始剧情了!下章拆长城!【并不】
手机上打的,比较短小,不要在意细节……

“我真想说不认识后面那帮人……”吴邪神色复杂地叼着烟,“要不然我会觉得自己也是个傻逼。”
张起灵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深以为然。
现在他们漫步在八达岭长城上,壮阔的城墙蜿蜒延伸,远处就是被秋意层层染上薄红的青山。因为暑假快要过去,兼之今天连绵不绝的细雨,这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几乎没有人,寂寥的古城墙透出厚重的森严和既视感,任何人此时都应该对此刻的美景充满赞叹之情——不包括某些人。
“我靠你个死胖子!把我的冰激凌还回来!”
“路同学尊老爱幼懂不,胖爷我上午开车下午给你们当导游,请个冰激凌又不会怀孕。”
“……”楚子航默默把自己的蛋筒贡献了出来。
路明非开心得眼睛都发亮了,头上的呆毛一晃一晃,“师兄最好了!”
楚子航努力抑制住自己捧脸大喊“卡哇伊”的冲动,揉揉兔子的毛,“你开心就好。”等等为什么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天哪路明非会不会觉得我太轻浮了!这么可!爱!的师弟真的忍不住不ooc啊怎么办!急!在线等!
路明非差点被噎住,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楚子航,捂脸。
天哪刚刚师兄是笑了吗!妈呀帅一脸啊啊啊啊啊啊差点把持不住!不对不对应该是我想多了……呜呜呜师兄太!帅!真的忍不住不花痴怎么办!急!在线等!
胖子看着粉红泡泡四处乱冒的两个人用胳膊肘捅捅芬格尔,“老芬,他们两个人一直这样?”
芬格尔埋头吃冰激凌:“废话,去年就这样,腻歪得就差去领证了,习惯就好。”
“那领了没?”
芬格尔看了一眼凑过来的黑瞎子,“没,窗户纸都还没戳破呢。”
“……这也行?!”解雨臣惊叹。
“是啊,”黑瞎子摸摸下巴,目光深沉地看着前面,张起灵给吴邪撑伞一边去搂吴邪的腰,被一掌打开以后直接把人嘴里的烟丢了吻了上去,“本来以为前面两个人已经算是花式虐狗的典范了,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
前面两个人丝毫没有被@到的自觉,一吻过后吴邪想捶一下张起灵,又被抓住了手,十指相扣。

黑瞎子和解雨臣同时拍拍胖子的肩膀,聊表安慰。

说起脱团狗……芬格尔回头去看落在队伍最后的恺撒。本来金发意大利人是北京一月游活动最活跃的参与者,但是自从上车时恺撒就心事重重,抱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胖子吆喝了一声:“加图索同学,不要在春游的时候给女朋友发短信了嘿,影响其他同学的情绪!”
恺撒阴郁地抬起脸,幽幽看着他们。
其他人:“……”怎么这么渗人呢。
“诺诺失踪了。”

从粉红泡泡中清醒过来的路明非一惊:“啊?师姐怎么了?”
楚子航“啧”了一声,不知为什么,有点不悦。他问恺撒:“没有登陆诺玛?”
恺撒摇头:“不是,她的记录显示在线,但是我联系不上她。”
“那个疯丫头,多半是自己玩儿的开心了,忘记接电话吧。”芬格尔哀嚎,“老大这里已经有两对虐单身汪的了,积点德行不行!”
“滚。”恺撒不理他,把手机递给楚子航,“你看,诺诺用我的卡消费的记录。”
“她买了成都的机票,又订购了一堆专业探险用具,然后直接飞到了广西?”楚子航也皱起眉头。
“广西?”胖子、吴邪和解雨臣异口同声。
吴邪本来不想搭理后面几个神经病,但是听到恺撒说“诺诺失踪”时也起了好奇心,拉了一下张起灵,结果刚好听到这么一句。
几个人对视一眼,彼此心里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段完全不能称得上“愉快”的回忆。解雨臣心里暗自庆幸,这次秀秀和零单独逛街去了。

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伴随着潇潇雨声,氛围愈发凝结如冰。

路明非终于忍不住开口:“那个……”
话音未落,缠绵若丝的小雨居然倾盆而下,变成了轰轰烈烈的雷暴雨。
……路明非忍不住想,这不是他的原因吧?
不过好在这也瞬间打破了僵局,几人都撑着伞往长城下跑,想到车里去躲躲雨。胖子一马当先地冲在最前面,刚要跑下城楼,同样速度不慢的张起灵却伸手拉住了他。


“停下,”他一字一顿,说得极缓慢而清晰。
“这场雨里,有东西。”



TBC.

评论(15)
热度(145)
  1. 一叶知秋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转载了此文字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