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龙族】论两只豪猪的正确相处方式(四个男人两对基七夕番外)

真·掉粉之作【。



只希望打人不打脸,楚子航和吴邪死了,剩下一心报社的明妃和一心复活天真的小哥的故事,算是四个男人两对基的if支线吧,世界观相同。

CP张起灵/路明非,慎入!慎入!!慎入!!!!!

因为不慎打了楚路瓶邪TAG,LO主重发了一遍,刚才点赞的妹子们以及被误伤到的妹子对不起啊啊啊啊啊!Lo主只是有点蠢绝对不是故意的!!!!!!【土下座


路明非正了正领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昔日的小衰仔早已不复存在,镜中的人身姿笔挺西装革履,微带浅褐的头发略长到肩,五官柔和,一点点笑意留在眉梢眼角,漂亮得像是假的。走到街上即使不能颠倒众生,也会惹来好些女生在意的目光。可是路明非盯着镜子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起源稚女——或者说风间琉璃。他还记得美极而妖的戏子对镜似哭似笑的表情,眼神里藏着风情怨毒的鬼。

 

自从他抱着师兄的尸体走出奥丁的尼伯龙根,恺撒说他的眼神越来越像那个戏子。

 

路明非每每想到这儿就忍不住感慨不愧老大是师兄的多年宿敌,在一针见血这方面势均力敌。所以最后七宗罪之一的“贪婪”贯穿了恺撒的喉咙时他很欣慰,楚子航一定在那边无聊得长毛了,有个了解他的人过去斗斗嘴解解闷也好。

 

师兄一定很开心。

 

杭州的人流一如既往,更增添了许多紧挨着手挽手的男男女女。路明非在保时捷里看着他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到了七夕,中国的情人节。他考虑了五分钟,终于还是停在路边买了一束玫瑰,白色的。

就当应个景吧。

 

到楼外楼的时候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可是张起灵已经坐在位子上,标准的四十五度明媚忧伤,深情仰望着天花板——当然从他的脸上绝对看不出来。路明非把玫瑰花撂在桌上的时候他低下眼睛来看了一看,又转回去了。

“心情不好?”路明非微笑,招手叫来服务员,“先点菜吧,要吃什么我请客。”

服务员是个年龄不大的女生,从菜单后打量他们的眼神暧昧,大概是误会了什么。体谅到今天张起灵的心情,路明非以最快速度点完了单把人打发走,朝对面的人摆出中国好老板的气场:“任务不顺利?”

张起灵掏出一个文件袋,从桌子上滑过去。里面是几张“样式雷”,大半都溅上了黑色的血迹,然而路明非飞快地扫视,丝毫不介意地用手直接拿着,像个审核业务的高管。

“很好。”路明非舒了一口气,“这样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行动了。”他眨眨眼,“不介意我们再进一次张家古楼吧,小哥?”

张起灵不说话。

“你生气,是因为我没有穿ME&CITY,还是因为我没有剪头发?”路明非再眨眼,露出尖尖的两颗虎牙,表情天真无辜得和小魔鬼如出一辙,眼神却冷得可怕,“是吗……”

“小哥?”一瞬间,如同吴邪说出这两字。

“住嘴。”

张起灵淡淡地说,双眼瞬间灿烂如金。

路明非吃吃笑起来:“你知道吗?我曾经在日本当过牛郎,店长是个自称鲸鱼的傻逼,他告诉我说‘每一个女孩的初恋都应该是披坚执锐的勇士,保护她们去看这个世界,可惜大部分都是懦夫。’我第一个反应是回答他‘多少红颜爱傻逼,多少傻逼不珍惜’。”

张起灵奇长的手指扣住桌面,白皙皮肤下青筋暴起,宛如龙的怒鳞。路明非却视若无睹,接着自顾自讲下去:“我想着这关我屁事啊,反正世界上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估计我被龙王干掉的时候爹妈还在环游欧洲,怎么可能有人喜欢我?”

“可是偏偏那个傻丫头喜欢我,她在明信片上写‘Sakura最好了’,自己被人绑架了还想着我,血被抽干的时候还想着我!”他的语速越来越快,潜藏着属于君王的暴怒,“还有师兄,他最后浑身是伤,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龙化,可是他还不停地说‘快走’,他说我现在是路主席了,前途光明远大不该把命丢在这儿。”

“他说,‘路明非,为了我,好好活下去。’”路明非森然一笑,“其实他们才是勇敢的人对不对?活下来的都是懦夫,包括你和我!可是只有活下来才能报复世界,报复这个夺去了我们所珍惜的东西的世界!”

“别说了!”张起灵猛然怒吼。

两人冷冷地对视,来上菜的服务员被吓走了。

半晌,路明非认输一样坐了回去。他抚着太阳穴叹口气:“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张起灵掉头看向窗外,沉默了一会儿,“你说的没错,我当年的确是个懦夫……因为害怕牵扯到他就用命运做借口,心安理得地躲在青铜门里,他受了那么多的苦都不知道,等到我想补偿他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他想到吴邪躺在他的怀里咽气的样子。不像楚子航靠着龙血的支撑还能把遗言说完,吴邪也只来得及说出“小哥”两个字。

可是接下来的话他知道他想说什么。

曾经的“还好我没有害死你”,现在轮到他来对他说。

“结果现在还想着复活一个吴邪哥出来,世纪新好男人啊张起灵同志。”路明非苦笑,“放心,等到卡塞尔那帮人把密陀罗的血提炼出来,你就可以收获一枚粽子版的吴邪哥了,到时候你们天天住秦始皇陵里我都没意见。”

张起灵又恢复了沉默,只不过看样子心情真的好了很多。他又看了一眼那束快要枯萎的玫瑰:“七夕礼物?”

“你还知道七夕?”路明非有点惊讶,随即打蛇随棍上:“反正咱俩都是单身人士,那就凑活凑活一起过呗?”

张起灵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路明非:“喂喂太伤人心了……”

 

接下来的用餐时间居然有点令人愉快,张起灵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但是光听着路明非絮絮叨叨,也时不时点点头或者“嗯”一声。吃完了出饭店的时候,路明非挽着他的手臂上了车也没有拒绝。

接下来他们漫无目的地逛街,看了场电影讲的是校园纯爱,到结局女主角和男主角在大雨中相拥,路明非靠着张起灵睡着了。张起灵侧头去看路明非头顶小小的发旋,心里微微一动。

路明非曾经说过他和楚子航某些时候很像,发起怒来尤其,所以平时就很喜欢撩拨他。可是张起灵不喜欢,一半是因为吴邪,另一半是因为这种时候路明非会咬着嘴唇,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猫,明明痛得要死,可偏偏露出倔强的表情来,这也是为数不多他能和路鸣泽有所分别的时候。

太容易让人心软。

他想摸摸路明非的头,终于还是忍住了,尽管小孩儿没有喊楚子航的名字。

终归有些人,有些事情,不能代替。他和路明非永远不可能,因为永远会有两个淡淡的影子横桓在他们之间。他们就像世上最后两个豪猪,隔着不咸不淡的距离,汲取最后一点点温暖。

 

天黑时分,张起灵把路明非送回酒店。

“你明天走么?”

“是的,去上海,薯片在那里等我。”路明非戏谑道:“怎么?要不要吻别一下,来纪念我们难忘的东方情人节?”

他等了几秒钟,张起灵站在原地面无表情。他“切”了一声:“没劲,那我走了?”

转身的那一刹那,手臂被人拉住,嘴角和脸颊的交界处烙上一个吻,凉且轻,有不易察觉的草药气息。

路明非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快一分钟了才摸摸被亲的地方:“吻颊是尊重吻嘴唇是爱,你亲在这种地方人干事?”

张起灵勾了一下嘴角,“那你想亲在哪里?”

说完,这位大爷潇洒地走了。

 

路明非想,如果有什么原因让他最后放弃了毁灭世界,其中之一,应该就是这个吻。

还有张起灵最后的笑容,此刻夕阳已斜,华灯初上,他微微俯视着他,容颜美好得仿佛梦幻。


评论(24)
热度(117)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