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龙族】四个男人两对基(瓶邪楚路)(八)

因为是七夕想了想还是加更一发。

 

复习龙三看到日本小组潜进源氏重工的时候简直分分钟跳戏到盗墓笔记23333拖后腿的明妃,负责土豪和卖萌的恺撒,武力值担当的楚子航......

 

突然觉得庞贝很适合做boss[。

 


 

“什么东西?”芬格尔疑惑地问,他已经吃完了冰激凌,正在啃着蛋筒。
“你们难道不觉得,这里的雾气,很不正常吗?”张起灵脸色很不好。
楚子航心中一惊,不动声色地环顾四周。的确,这场大雨来得蹊跷,而且四周弥漫的雾气越来越浓重,竟然看不见长城下的任何景象。
恺撒的镰鼬已经无声无息地放出,成群结队向下俯冲而去,他也脸色凝重,“有东西在顺着城墙爬上来,速度很快!”

 

楚子航问:“一个?”

 

“一个已经爬上来了,其他的还躲在城墙下面。体型很大,心跳声极快。”恺撒睨一眼楚子航,“很可能是A级的老朋友了。”
路明非一把抓起手机:“呼叫诺玛!紧急情况!紧急情况!”
这个时候再顾忌保密工作毫无意义,爬上来的绝对是龙型死侍或者尸守一类的东西,他们很可能已经被困在了尼伯龙根里,成为了某位龙王的猎物。然而电话另一头没有任何回音,只有不断重复的冰冷女声“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该死!”路明非把手机摔在地上。
吴邪等人也无暇去询问几人的诡异表现了,按照下斗时的经验,张起灵一旦变了脸色就是提前的红色预警,而现在他的面孔铁青,手已经解开了身后的布包,握住黑金古刀的刀柄。
“准备好能防身的东西,”张起灵把吴邪拉到自己身后。
“什么情况?”胖子依旧非常迷茫,虽然他也感觉到了危险,“我靠这年头粽子也进化了?居然能够爬墙?”
吴邪也有些奇怪,然而他没有问出口,转头看向恺撒:“看样子你们知道是什么东西了,不解释一下?”
恺撒苦笑:“是什么东西我还不敢确定,不好对付是真的。”
“简而言之,我们现在被困在另一个空间,”楚子航低声道,“有一些不属于人类常识的东西在狩猎我们,时间有限,只能解释这么多了。”
解雨臣提出方案:“我们可不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冲下去?我的车里有几把枪。”
黑瞎子悠哉悠哉地掏出身上藏的匕首,“花儿爷你想多了,如果这玩意儿哪怕有野兽三分之一的智商,也不会让我们下去的。”他活动一下手腕,微低下身。
所有人自动地猫着腰聚拢在一起,后背贴着后背。解雨臣刚才的提议非常诱人,因为他们都没有带上合手的武器。除了张起灵带上了刀,黑瞎子、解雨臣、吴邪和胖子都拿出随身的匕首或小刀,楚子航的球拍袋子里装了蜘蛛切,路明非的背包里有自己的两把小太刀。恺撒看了一眼两手空空的芬格尔,抽出衣摆下的沙漠之鹰扔过去,反手缓缓抽出了自己的狄克推多。吴邪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他们熟练的动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推开了张起灵护着他的那只手。
准备的时间很短,然而不过二十秒的时间,恺撒低低喝道:“来了!左手边,听我数……”
“一!”
队形变换,吴邪、解雨臣、胖子、芬格尔退后。
“二!”
路明非握住了太刀冰冷的木柄,手汗涔涔。
“三!”
话音未落,刀剑如狂风骤雨般泻下!

 

爬上来的死侍体长两米有余,已经进化出龙尾和修长的利爪。张起灵一刀斩向它的前臂,削断了古铜色的筋肉,露出里面暗金的骨。死侍痛苦地嘶叫,恺撒一跃而上,寸手骑兵斩发动!精妙的刀术直取死侍的脊椎神经,然而死侍扭身,以一个诡异的角度避开了恺撒的攻击,扑向路明非!

 

然而它触及到的不是路明非的脸颊,而是楚子航的刀光。唐刀九式齐出,一计凌厉的左横切划过,死侍狰狞的金色瞳孔瞬间变成了一道血痕,令它彻底发狂,伸出另一只完好的利爪在空中乱抓,路明非抓住机会,双手小太刀如同旋转飞舞的落叶,插入死侍的头颅,发出金属交击的蜂鸣;与此同时,黑瞎子扔出匕首,恰好命中死侍的胸腔!

 

这一切都在区区几十秒间完成,一切都配合的天衣无缝,优美错落如刀尖上的舞蹈。

 

吴邪轻轻击掌,第二梯队的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赞叹的表情,的确,这样干净利落的击杀,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是艺术。解雨臣喃喃道:“还真是受过训练的杀手啊……”

 

楚子航拔出死侍胸腔中的匕首还给黑瞎子,脸上看不出表情:“精彩。”

 

“哪里哪里,比不上几位英雄出少年。”黑瞎子皮笑肉不笑。

 

路明非赶紧转移话题:“老大,底下还有几个啊?别告诉我们是死侍军团。”

 

恺撒“呵呵”了一下:“很不幸,是的。”

 

……

 

现在连黑瞎子脸都绿了。

 

路明非恨不得抽自己,楚子航安慰地摸了摸受惊兔子的毛。

 

恺撒又加了一句:“而且,不一定全是死侍。”

 

胖子捂胸:“等等老子先去立个遗嘱……”

 

解雨臣还是比较关心武器的问题,他皱起眉,“光靠匕首肯定打不死这么多东西,怎么办?”

 

芬格尔举手:“既然是在尼伯龙根里,我倒有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

 

众人一脸嫌弃。

 

恺撒叼上一根雪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芬格尔:“……老大你别这样,伤感情......”他看着黑瞎子笑盈盈地把玩匕首立刻开口:“你们想想啊…..什么武器最不显眼但是最常用,街头巷战杀人越货的最佳首选?包子代言,你值得拥有!”

 

路明非:“你是说……砖头?”

 

众人把目光默默投向了中国最著名的文化遗产。

 

这个……好像……可以有?

 


 

与此同时。

 

昂热看着投影另一边穿着羽绒服站在雪山上的庞贝,特别以及非常想把折刀插在这货头上。

 

“老朋友,猜猜我在哪儿?”庞贝张开还拿着滑雪杆的双手:“长白山,大自然的搬运工……啊不对,是大自然的奇迹!”

 

昂热无语:“真会玩儿啊你?你儿媳妇不见了!”

 

庞贝耸肩:“上次我儿子失踪了,我也没着急啊。”

 

“……”昂热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可是现在变成你儿子和儿媳妇一起失联了。”

 

“哦——”庞贝摸摸下巴结果蹭了一脸雪,“年轻人,这都还没结婚呢,就急着私奔了,颇有我当年风范,朕心甚慰。”

 

宽容是一种美德,昂热安慰自己。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们是在一瞬间突然失去联系的!很有可能是进入了尼伯龙根!”昂热敲桌子。

 

“哇——酷!”庞贝对镜头里另一个滑下雪坡的美女喊了一声才又回过头来,“老朋友我这里型号不太好,待会儿再打给你!对了我之前去西藏淘到了不少好东西,我还寄了手信给你哦~”

 

他一竖大拇指,露出一个灿烂微笑:“相信我,你绝对会喜欢的!”

 

刺啦一声,庞贝挂了视频电话。

 

昂热差点没把自己仅剩下的正山小种泼掉。

 

特么你家卫星才会信号不好!

 

TBC.

 

没有奖的竞猜:庞贝给昂热寄了什么?

评论(32)
热度(135)
  1. 一叶知秋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转载了此文字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