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龙族】四个男人两对基(瓶邪楚路)(九)

有的妹子说想看邪帝霸气蛇精病的一面,我试了试。

然而挫得自己不忍心看TAT

拒绝谈人生,珍爱生命,远离龙族【喂

因为基友说讨厌诺诺,在纠结要不要把她干掉【。

下一章瞎子师兄就坦白身份啦!



“突然有点怀念童年……”胖子咂咂嘴,随手抄起一块板砖拍下,刚爬上来的死侍还没来得及露头就被打了回去,“感觉像升级版的打地鼠……”

“这个时候就他娘的别废话!”吴邪回头吼了一句,大白狗腿插爆一个死侍的眼珠子,飚了他一脸血。

黑瞎子拍拍胸:“你……你先擦擦,这造型太渗人了。”

解雨臣心说你还好意思讲别人,墨镜上血都溅满了,拧腰蹬起,左脚踏上黑瞎子结实的肩膀,两手板砖一边一个,旋身落地时衣摆轻振,蹁跹如燕……刚落地时就听见恺撒打了鸡血一样的喝彩:“Bravo!”,害得他险些一个踉跄。

混蛋现在不是喝彩的时候而且我也不是文艺工作者!解雨臣再看看旁边一个嚷嚷着“卧槽锁骨锁骨要断了”一边把死侍的头切下来的瞎子,对自己的前半生产生了深切的怀疑。

芬格尔优哉游哉骑坐在墙头,看哪边被围攻了就放冷枪,时不时往底下照顾照顾胖子的板砖漏下的。

楚子航小范围地使用了一下君炎后基本就没人敢和他站一块儿了,这会儿杀胚本性全开,所有死侍一刀两段,没死的都被君炎烤熟了,血腥味中混着一股子肉香,搞得路明非有点想吃北京烤鸭。

而张起灵的杀胚属性大概比楚子航只高不低,凡是往吴邪身边扑的都死得特别惨……这好像是男友力,不好意思,弄错了。

随着最后一个死侍倒下,结束战斗。

 

路明非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老大,还有吗?”

恺撒凝神听了一会儿:“没有心跳声了,大概这些只是杂鱼,先休息一下吧。”

恺撒说的没错,除了刚开始的一个A级死侍似乎是领袖之外,剩下的多为C级到D级的弱鸡,除了数量毫无优势。

胖子一下瘫到地上:“别叫我,先让老子睡一觉。”

其他人也都放下武器,陆陆续续或坐或躺。

 

芬格尔的提议果然有用,虽然路明非对于看上去温文尔雅就差没在脸上写着“我是文化人”的吴邪第一个掏出刀子冲上去撬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中国国宝的行为表示受到了惊吓。

而当事人叼着烟一脚踏在城墙上专心致志地撬着墙,毫无教坏祖国花朵的自觉,还回过头大喊;“我靠,你们他娘的眼睛瞎了吗!过来帮忙!”

张起灵解雨臣黑瞎胖子也毫无心理负担地冲上去开始拆长城。

路明非自认还是个热爱祖国的好青年,但是看到楚子航“乖过来帮忙”的眼神之后立刻把三好四美五热爱抛到犄角旮旯里去了,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国宝诚可贵,节操价更高。若为师兄故,二者皆可抛!

 

现在把时间轴拉回来。

吴邪又点上一根烟:“现在我们有时间了是吧?”

路明非有点累,不经大脑地接了一句:“什么时间?”

“坦白的时间。”吴邪淡淡地说。

 

楚子航顿时警觉,和恺撒对视一眼。

“‘尼伯龙根’,在北欧神话中指‘死人之国’或‘雾之国’,你们的校徽是半朽的世界树,也就是说你们用北欧神话隐喻或者指代了一些东西,比如我们现在身处的地方,还有我们刚才干掉的怪物。”吴邪懒懒地把玩着打火机,“能喷火,能听到很远的声音,”他看了一眼芬格尔,“做事肆无忌惮的风格,你们至少在美国很有势力。不是因为钱或权,是因为你们身上的特异功能。你们杀过这种东西,很多,也许你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这个。”

他闲闲地抱膝坐着:“现在,轮到你们来告诉我,你们还有你们的学院,到底是什么东西。”

路明非一握手心,刚刚干了的汗又冒出来。吴邪平时给他的印象是个好脾气的人,尽管经常敲他的脑袋数落他打游戏太多不务正业,可这种数落更接近于长辈的恨铁不成钢,脸上隐隐约约有点笑意,让人觉得温暖和羞愧而不是紧张。可现在吴邪的眼帘低垂,依旧是慵懒随意的样子,话语间却透露出彻骨的寒意,没有一点点感情地剖析,分解,像是绝世的刀剑出鞘。

卡塞尔众人都有点紧张,恺撒表面镇静地回答:“我不认为你有提问的立场。如果我们要害你们的话,刚才我只要不作提示就行了。”

吴邪笑了一下:“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

他直视恺撒的眼睛:“或许你一直习惯了颐指气使,不过好好听别人讲话是一项基本的技能,年轻人。我不是怀疑你们想害人……”

“我是怀疑,你们和被称为‘死侍’的东西,是同类。”

 

楚子航的手已经摸到刀柄上了。他悄悄递给路明非一个安慰的眼神,好像在说“不要慌”。

吴邪继续说下去:“你们可能和死侍拥有同样的某种天生特征,但是进化总会有意外,你们是可控的合格品,死侍是失败品。它们热爱杀戮而你们负责制裁它们。尼伯龙根是它们的聚集地,或者说是庇护所。”

他歪头看着恺撒:“是么?小朋友。”

路明非心说我靠这还玩个毛啊!师承出处都被人猜出来了……就好像西天取经的路上妖怪牛逼得不行孙悟空打不过,一旦是谁家坐骑被知道了就只有乖乖回去的份,特么吴邪哥是孙行者转世吗!不对按这个情况更像福尔摩斯……

 

气氛一时像是绷紧的弓弦,每个人都不想先开口。但同时,一只腐朽得露出枯骨的手,悄悄攀上了破败的城墙。

TBC.

评论(17)
热度(155)
  1. 一叶知秋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转载了此文字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