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龙族】四个男人两对基(瓶邪楚路)(十二)

久违的正文......

请问菇凉们还记得我上一章写了些啥么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最近趴在FZ的坑里出不去QAQ,言切大法好!【你够了不要每次都在正文前卖安利


“师兄!!!!!”

路明非后知后觉地在楚子航扑出去的那一瞬间明白了什么,懵逼了一下才扯着嗓子吼出这么一声。

妈的他怎么就忘了这货一向是脑回路不打弯的杀胚!地铁站那回,日本那回,奥丁的尼伯龙根那回……咦那次他们是怎么出来的来着……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

他的喉咙像堵了块金属一样沉甸甸的东西,突然眼睛就红了。明知道现在不是什么痛哭流涕的好时候,身体和心却都很累很累。

是啊,你觉得你现在成了牛逼拉风的学生会主席,出门前呼后拥任务里以一当百,两把小太刀舞得跟风车似的,连以前把你当小屁孩的老大和师姐都竖起大拇指,于是你就喜滋滋地觉得有资格和师兄站在一起成为传说,大家景仰着你俩的光辉……结果在最后面对那个最屌的Boss时,师兄先一步扑了出去,你就只有听师兄的话往后缩,然后在以后的岁月里给下一代讲述英雄师兄的事迹……

真可笑。他从来就不是你的谁,连赴死都不会想到要带你一起。

 

楚子航的身影很快被死侍淹没,只有时不时在空中炸开的绚丽火光证明他还活着。君炎的高强火力吸引了大部分死侍,让吴邪这边能够喘口气。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现在他们充其量都只是在垂死挣扎,如果找不到脱身的方法,“死”只是个必然的结局。

“楚子航在拖延时间!我们必须快想办法!”恺撒大吼,“每一个尼伯龙根都有自己的法则,只要找到规律!”

周围的人明显没什么精力思考,在这种情况下大脑早就麻木了,只有挥刀成为机械的本能,只有吴邪楞了一下,以同样的音量喊回去:

“妈的你怎么不早说!”

张起灵飞快回头看了吴邪一眼,大概是询问的意思。

“老子知道了!尼伯龙根的破绽!!!”

 

 

充盈着松香的书阁间,儒雅的老者取下金丝眼镜,将U盘拔出了笔记本电脑,然后把那个银色的小东西一掰两段。

坐在桌子对面的糟蹋大叔摇摇酒瓶:“那匹种马原来脑子还算灵光,我一直以为他连被人控制了都察觉不到。”

昂热看着桌上被拆开的老式磁带笑了一下,眼底却毫无笑意:“的确聪明。用摄录了汪家人实验片段的磁带迷惑视线,实际上真正的信息隐藏在磁带里的U盘中。如果不是有个老朋友也这么做过,我还想不到呢。”

“什么意思?”副校长微妙地挑起眉毛。

“其实陈墨瞳是汪家分支的这件事我早在十年前就知道了,只不过我低估了她的作用,也忽略了她和陈文锦的关系。”昂热摊手,“当然更没有想到,加图索家也如此有魄力,敢和汪家暗地里联手,往中国输送大批资金和欧洲混血种的样本。”

副校长沉默了一会儿,“陈墨瞳的血统太特殊了,她是混合了汪家和陈文锦基因培育出的混血种,即使异化成为禁婆也不会失去理智,在任何一个家族都是令人垂涎的宝藏。这次种马敢直接把她的资料交给我们,也是被逼急了吧?合作不成就翻脸,汪家人真狠。”他斜眼瞟了下昂热,“最惨的还是我们,被蒙在鼓里那么久。不过看你这幅从容不迫的样子,是有什么后招吧?几个小家伙现在还在失联状态,你真的不担心?”

昂热没有回答,而是从抽屉中抽出一张黑白照片,推到副校长面前:“这个人你认识吧?只要他还在,我们的人绝对不会有危险。”

副校长在看到照片上的人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穿着中山装的张起灵站在卡塞尔学院的“英灵殿”前,身后白鸽纷飞。

 

“这个尼伯龙根是不完全的!”吴邪有些气喘吁吁地大喊,语速丝毫不慢,“那些雾是掩饰!这些死侍只有在我们试图靠近那个烽火台的时候才特别具有攻击力!冲出包围圈,它的影响就会减弱!”

现在他们只剩下招架之力,包围圈越缩越小,楚子航已经无力释放出大规模的君炎了,他的刀影逐渐模糊,和他们相隔了十多米。

“那我们需要楚子航!只有他的君炎能够打开缺口!”芬格尔说。他飞起一脚踢在死侍强壮的下颌,居然硬生生迫使它跌跌撞撞地后退。他的身上肌肉卉突,青筋游走如细蛇。

“不。”刚才一直默不作声的解雨臣说,“时间不够了!”

路明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顿时脸色惨白。

 

楚子航丢掉了蜘蛛切。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刀了,修长、泛着铁青色的利爪长出,仿若古铜的鳞片突破皮肤,在身上扣紧,发出响声。

“师兄……”路明非弱弱地说。

他没有力气大吼了,这样状态的楚子航他只见过一次,在杀了耶梦加得之后,四度暴血。这样的楚子航不再是面瘫可靠的师兄了,他双目充盈着血红色的狠戾,是只懂得杀戮的怪物。

他被抛下了,又一次的。

 

张起灵紧紧抿着唇,他也看到了楚子航的状态。这时,只有在他身旁的吴邪听到他轻声的叹息。随后,他也抛下了黑金古刀,挡在进攻的死侍和吴邪之间。

“退后。”他只说了两个字。

在死侍的尖爪离张起灵的额头只有几厘米的差距时,张起灵闭上双眼,吟诵出古奥的咒文。与此同时,他身上华美狰狞的麒麟纹身居然迅疾地褪去。

然后……仿佛神迹降临!

黑色的业火在一个半圆的范围内升腾而起,吞噬了周围所有死侍!凶残的生物发出哀哀嚎叫,而更远处的死侍不约而同停下了进攻的动作,空洞的眸子里居然有着惊惧敬畏。张起灵睁开灿金的双瞳,眼底毫无波澜。

像是神一样冷酷。

 

而这双眼睛和楚子航已经失去神智的黄金瞳遥遥相对时,却仿佛镜子,映照出瑰丽的色彩。一瞬间,站在战场两端的两个男人,竟然显得如此相似。

 

TBC.


终于把我最想写的片段撸出来了【躺

话说......如果这文BE了,我会被弄(neng)死吗【。

还有我想问问,现在还有谁猜不出楚子航是张家人......反正我身边所有人都看出来了ry


评论(51)
热度(140)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