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龙族/楚路】直男不懂的世界(恺撒第一人称,OOC,KUSO向)

龙三之后的某个蜜汁时间点,楚路凯诺之间的恩怨情仇(?)

又名直男的忧伤,千万不要让直男做红娘,恺撒作死录等等。

逻辑死,情节死,文笔死,智商死,打人不打脸,抓猫不抓尾。


(一)

大家好,我叫恺撒·加图索,对没错,就是那个公认的花花公子,宇宙第一直男,人生赢家。别对我露出不屑的表情,谁说我不是直男的?站出来我保证用狄克推多砍你到四分之三死——你知道老子呆的是什么地方?卡塞尔学院!基佬满地走美女不如狗,尤其是深柜特别多,就是那种平时泡妞约炮浑身骚气,结果千钧一发生死一刻时心心念念着另一个男人的那种。在学院里随便扔一块砖头就能砸到一个深柜,当然了,我不是特指校长啊副校长啊之类的,绝对不是。

 

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一个笔直笔直得像自己的刀一样的青年,遭遇了有生以来最大的难关。

 

我的女友,陈·御姐校花·小巫女·诺诺,是个从头到脚如假包换的同人女。

 

呵呵。

 

当然这起初没有给我造成什么困扰,毕竟诺诺用她的侧写一眼看穿了我正直的本质,除了在帕西出现的时候激动得有点失态之外,她写她的同人我批我的公文,完美。

 

但是古语有云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路明非出现了。

 

根据我多年经验,这货绝对是个深柜。他看诺诺的时候只看脚,紧张但情商还在正常范围内波动。可是一旦遇上楚子航情况就完全不对了,不看脸先看胸,一看胸就脸红,还特么扭脸欲语还休——喂我们俩都被击中了好瓦你还踩着我的腿呢能不能不要看宿敌君校服下摆露出的人鱼线了混蛋!!!!

 

然后的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楚子航亲自出马拉拢昔日学弟路明非,楚路CP一炮而红,什么“师弟你先走——发生在北京地铁站的感人一幕”、“S级为取悦情人勇穿旗袍——霸道师兄爱上我”之类的,自此年年荣登“卡塞尔最被看好情侣”第一名。

 

再然后?我的灾难就来临了。

 

这俩货看上去郎情妾意温存缱绻,实际上蛋个发展都没有。诺诺神色凝重地告诉我,中国有句俗语叫做明骚易躲暗贱难防,说的就是这俩人。楚子航生性闷骚全校认证,路明非迟钝自卑本性难移,身为一名合格的同人女和她的二十四孝好男友,应该挺身而出路见不平——简而言之,助攻。虽然我知道她的话200%都是扯淡,但是……哎,总而言之,我可耻地妥协了。

 

于是,在某个天气晴好的上午,因为一些活动场馆划分之类的问题需要协商,我和楚子航见了一面。

 

例行的聊天打屁冷嘲热讽之后,正事儿很快就谈完了。趁着楚子航低头倒茶看不见我尴尬症发作的时机,我轻咳一声,打出了一个漂亮的直球:

 

“楚子航,你觉得路明非这人怎么样?”

 

“哗啦”一声,茶全洒在桌子上了。老实说看到一向面瘫的宿敌君这么震惊的表情我真的很爽,但想到诺诺的嘱托,我赶紧调整好面部表情,一副“没啥我就随便问问”的样子。想了想我还是补充了一句:“毕业之后我在考虑下一任学生会主席的问题”,末了加上,“我其实很看好路明非。”

 

楚子航收敛了震惊神色,真是的,宿敌君大概以为我会看不起路明非吧?我是那种人吗!我一抬下巴,“你觉得呢?”

 

“的确,他很好……我是说,他有很大的潜力。”楚子航一边收拾文件一边说,提到路明非时眼神便带上悠然的暖意,“我认为他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呵呵呵这小表情,你不喜欢路明非我就把加图索仨字倒过来写!我非常满意地点头,结果马上看到楚子航的脸黑了。

 

什么情况?我意识到自己太过喜形于色了,赶紧换了个坐姿:“那么个人方面呢?你觉得和他呆在一起……”我努力想了个委婉的措辞,“令人心情愉快吗?”

 

结果楚子航的脸黑得更彻底了,直接一句“个人隐私”甩给我,拿起文件就走,走到门边时又以拔刀的气势回过头来。

 

“你和陈墨瞳马上就要结婚了吧?别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看着宿敌君远去的背影,我有点懵逼。

 

等等……我究竟说错了什么?啥叫对不起诺诺啊?宿敌君你说清楚啊!!!!!!!!

 

回去以后我赶紧把过程告诉自己的未来媳妇儿,结果在问清了前因后果之后,我……

 

被干脆利落地抽了一顿QAQ

 

被诺诺的十厘米高跟鞋踩着头的时候,我心累地发现,基佬的世界,我真的不懂。

TBC.


看完龙四,求组团手撕江南【。


评论(17)
热度(251)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