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龙族】四个男人两对基(十四)

龙四简直是重新构建了我的虐点......

这个坑的BE大纲我已经写好了,提前警告[冷漠.gif]

至于那些催更的,你们赢了[。


“师兄?!!!!!!”


所有人异口同声。路明非更为惊讶,因为他可以百分之一百地肯定,这个女人就是拍卖会上那个亲吻他的伊斯兰少女——可说出这件事只会把整件事情变得更为复杂,所以路明非只好先闭口不言。


胖子立刻蹬蹬蹬后退三步:“我嘞个去黑眼镜儿你和蝙蝠侠是师兄弟吧?这妞穿得和猫女似的!还是说你们是中国最大的cosplay团体啊?”


“不会吧胖子你居然懂cosplay?”黑瞎子说。


“别试图转移话题。”吴邪高贵冷艳地一抬下巴,“不解释一下?”


张起灵举起刀。


“OKOKOK,我交代!”黑瞎子默默地举手投降。


酒德麻衣笑眯眯地双手抱在胸前,终于开口了:“没事儿,师兄,我来说吧。”


黑瞎子冷汗都要下来了,试图垂死挣扎:“师妹,有话好说……”


酒德麻衣满脸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以说书的劲头开口:“其实呢……我们俩都毕业于卡塞尔学院。”


What . the . fuck?

卡塞尔众人一脸懵逼。


“他的真名想必你们知道……”她转向路明非和楚子航,脸上报仇雪恨的笑意灿烂得让人背后发凉。


“他就是……齐德隆咚呛!”


十分钟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我肚子痛!”

“黑瞎子你爸妈是不是吹唢呐打锣鼓的?好喜庆的名字!”

“节哀顺变,噗……不行让我再笑会儿!”


黑瞎子一脸的生无可恋。


楚子航在心里默默给黑瞎子点了23333根蜡烛,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地询问酒德麻衣:“那么齐……师兄,他当年为什么失踪?”


酒德麻衣却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我并不是很清楚。在他失踪之前我已经退学了。”


“为什么?”路明非忍不住提问,心里想着按师姐这种身材,该不会是因为追求者和痴汉太多才退学的吧?而且学院还允许学生退学?十有八九是和那边那位“齐师兄”一样玩儿失踪。


酒德麻衣愣了一下,脸颊妩媚如桃的血色似乎都褪去几分,眼底是沉沉的积雪,经冬不化。然而只有一瞬间,她又恢复了颠倒众生的艳丽。


“这可不是我有权限解答的问题。”她掏出一只车钥匙抛到路明非手中。


“想知道答案,就跟我来吧。”



似乎是做梦一般地,在坐上酒德麻衣开来的“悍马”后,迷雾便渐渐散开,露出完好无损的城墙。并没有顾及众人惊异的神色,酒德麻衣递出一个iPad,交给张起灵。


“好久不见,老朋友。”

视频电话的另一头,衣冠楚楚的昂热举起手中的香槟。


“如同约定的那样,我们在新的世纪相见了。”


吴邪有点错乱。他习惯了接受惊吓——但是今天实在是有些超过了。他复杂地看着身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觉得自己似乎永远触及到这个人内心的分毫。

张起灵没有回应,他冷冷地和屏幕中的昂热对视。许久,他才说:“我认识你。”

昂热点头微笑,“当然,我们是百年之前的战友。”他看到了旁边的吴邪,“当然,还有老九门优秀的后继者。”


楚子航和路明非不安地对视了一眼。恺撒想要开口提问,楚子航摇了摇头,阻止了他。


“校长明明伤还没有痊愈却穿上了黑色的西装,如果不是发神经那他就是在备战,而这场战争严峻到令他无暇注意伤口。”恺撒悄声说,“必须得问问是怎么回事。”

“你还不如说'哈校长一定会让我们去执行什么送死的任务'呢。”芬格尔咕哝。

“认真听。”楚子航无奈地提醒。


昂热打了个响指,“我亲爱的学生们呢?”

路明非把脸凑过去,招了下手。

“Excellent.”风流潇洒的校长大人细啜美酒,“年轻人们,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听老头子讲一个老掉牙的故事?”


“听完这个故事,或许你们就能明白,自己为何在这个世界中扮演如此的角色。”


TBC.

我真的是黑瞎子的粉,信我。






评论(31)
热度(113)
  1. 一叶知秋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转载了此文字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