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龙族/楚路】哲学问答

事先声明,这个短篇纯粹是看完博尔赫斯聚聚的书之后的鸡血产物【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之前给一个基友安利的时候她说,感觉楚路两个人其实私下里都很严肃啊,喜欢探讨些哲学问题啥的,我就在想说不定两个人在一起之后意外地会经常说这种话题呢,萌萌哒~(大雾

强烈推荐博尔赫斯聚聚的《小径分岔的花园》!《环形废墟》《通天塔图书馆》也炒鸡好看!

这两天都在看高大上有逼格的书呢==

以及,必须要说的一句:

辣鸡江南毁我前途误我青春,不让师兄回来,你吃枣药丸!


正文:

楚子航端着两人份的汉堡和橙汁坐到路明非面前时,后者正端着一本硬封皮的书埋头苦读,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博尔赫斯全集·小说卷》。

 

楚子航:“……”杀胚吓得盘子都快掉了。他在去买汉堡的路上发生了什么?

 

路明非头也不抬:“师兄,我没受刺激。”

 

楚子航心情复杂地再次“……”了一下,自从被救回来之后师弟就攻了起来——不会真的像芬格尔说的那样,去混网配圈了吧。

 

路明非拿过一个汉堡直接啃了起来,眼睛依旧没有离开书本:“师兄,你知道‘小径分岔的花园’吗?”

 

楚子航稍微回忆了一下,“高中的时候看过。”

 

《小径分岔的花园》是阿根廷作家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的代表作,文章的主线是主人公这个间谍正被人追杀,他要把他所知道的秘密报告给他的头头,然后文章的大部分内容都在讲他与一名汉学博士讨论关于迷宫与时空的哲学。本来汉学博士是与本故事无关的,但在小径分岔的花园里,我们在这一刻相遇是朋友,下一刻相遇就是敌人,无数的时刻有无数的你我,我们以何种方式相遇是很不确定的。作家用神棍一样的口吻宣布“写小说和造迷宫是一回事”,而下面的话才揭示了小说的主题:由相互靠拢、分歧、交错或永远不干扰的时间织成的网络包含了所有的可能性。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楚子航读过很多遍。

 

路明非翻过一页:“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作者,他看似讲了一个玄奥又复杂的道理,说是同一个人可以有那么多不同的选择,每一条时间线都不一样,总有一条是最理想的结局。可是在这一条时间线里,间谍只能杀了汉学家,哪怕在有一条时间线,他们可以成为好朋友。这算什么?好比在杀一个人之前告诉他,‘嘿哥们儿振作点儿,至少另一个世界你活得不错’?”

 

楚子航不自觉地用食指和大拇指轻轻摩挲着路明非伸出的右手。他想要张口说些什么,但又止住了。

 

从刚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他就知道路明非讨厌悲剧——换个直白点的说法,就是有点文艺情怀和多愁善感,哪怕因为小说里喜欢的配角死了都能纠结很长时间。但是这种纠结并不会明显地表露出来,甚至路明非会表现得比平日更贱和欢脱。

 

他一向能把自己真实的情绪隐藏得很好。可是刚才,一种焦躁的心情在语气里蠢蠢欲动。

 

为什么路明非会因为这种玄学范畴的问题焦躁起来?

 

楚子航平静地开口:“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路明非噎了一下。

 

楚子航静静看着他,改为将自己的手覆在路明非的手上。黄金瞳虽然一如既往的冰冷无波,但路明非愣是读出了杀胚师兄想说、又因为太过肉麻而未曾真正出口的那句话。

 

“说什么都没有关系,我会好好听的。”

 

喂师兄这么苏很犯规你知不知道!路明非侧过头去轻咳一声,莫名觉得脸上发烧。

 

“那什么、师兄,你失踪那会儿我和芬狗还有师姐去找你,你知道吧?”

“嗯。”

 

“那个时候我们去查图书馆里的旧报纸,查到你……鹿芒出车祸的消息。我急得不行,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师姐就说,可能有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有一个世界里鹿芒的确没有逃出尼伯龙根,而世界线错乱了……就像神经搭错那样,”路明非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他一下。

 

“我很害怕。”

 

因为我突然发现,原来和师兄的相遇并不是必然。一个小小的差错,一处细微的不同,两个人就再也不能相逢。茫茫人海中,我再也找不到另一个可以和我拥抱的人。

 

梦中的第九十九次“loading”时,路明非抱着冰冷的火箭筒和诺诺失去温度的尸体,突然在大雨中领悟了这个道理。

原来幸福,需要那么大的代价和努力。

 

路明非艰难又断断续续地说着,楚子航耐心地听。不发一言。

说到最后路明非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大概……也就这样了。师兄我随便吐吐槽你不要当真我没有咒你死的意思……”

 

楚子航探过身来,吻住了他。

 

一个充满番茄酱和牛肉饼味道的吻结束以后,楚子航淡然地坐回原位,用餐巾纸擦了擦唇角,留下对面脸红得快爆炸的学弟。

 

“师、师兄……”喂喂喂这是什么杀必死啊!师兄我告诉你你这样已经是违法行为了!不过嘴里都是汉堡的味道接吻有点怪怪的下次应该准备好薄荷糖……路明非脑子里乱糟糟的,已经完全是超负荷状态了。

 

“明非。”楚子航非常认真地叫他。

 

哎不对师兄你转折有点快啊?刚才不是还在做奇怪的事情吧?怎么一下子又变得这么严肃的样子啊!

 

楚子航顿了一顿,似乎在想怎么措辞。

 

“按照你的理论,存在平行的时间线于事无补。但是,我的意见恰好和你相反。”

 

“如果我们未曾遇见,那么错过也无从谈起。但是用这个理论来说,孤独的时候想到,也许我们就处在一条万分之一的时间线上,只不过我们还没有到相遇的时间罢了。下一秒,有可能我们就能看见彼此,然后明白对方将和自己相伴一生。”

 

“当然这些都只是假设。理科生从不做无谓的假设。”

 

“我只是很感激在这条时间线上,我遇见了你。”

 

楚子航摸摸他的头:“清楚了吗?”

 

因为是来之不易的幸福,所以要好好珍惜啊。楚子航觉得心情前所未有的轻快自如,好像甜蜜而熨帖地附着于云端之上。一切忧虑不安,不过是因为太过喜欢,而知道了对方心意的同时,这种不安也一定会随之减少吧。

 

“……哦。”

 

路明非已经讲不出完整的句子了;他傻傻点头,脸上挂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大大笑容。

 

谁说师兄情商低的?就现在这技能满点的状态,连恺撒都无法匹敌啊!他蹦跶起来收好书,和师兄一起走出深夜的食堂。

 

“清楚的话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记得后天就要交你的毕业论文了。”

 

“噗!!!!!!!!!!!!!!!”

 

路明非脚下一个踉跄。他觉得,刚才那么一瞬间夸师兄情商高的自己,真是太甜了。


End.


彩蛋:

楚路二人走后。

食堂的角落里伊莎贝尔痛苦地捂住眼睛。

她终于明白了卡塞尔学院食堂九点起就空无一人的原因。


评论(10)
热度(143)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