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盗笔/瓶邪】得之我幸(湄公河行动AU,卧底!瓶×队长!沙海邪)

去看完湄公河行动后的鸡血复建。

天哪国产主旋律燃成这个样子简直不科学!本来计划了一堆打戏爆破然而最后一直在写谈恋爱......算了本来也不指望我写得出来

本篇设定吴邪已经是沙海邪

安利大家快去看!湄公河行动!彭于晏!张涵予!熟男队长和帅气卧底的生死恋

向所有缉毒警察致敬。

--------------------------------------------------------------------------------

一、

吴邪是个缉毒警察,干了很久的那种。他老家长沙,很长一段时间住在杭州,温润的江南口音却早被潮湿阴卑的雨林消磨殆尽。久而久之,客家的土话、越南话,倒都说的不错。

震惊中外的湄公河惨案发生后,指挥行动的重任落到他头上。推荐了他的王胖子身手灵活钻进车里。

“给支烟。”吴邪伸手。

“嘿嘿,不给。医生都下最后通牒了,如果那嗓子你还想要的话。吃糖吧天真。”胖子露出欠打的贼笑,给自己点了支烟。

“……我警告你下次别在我面前抽烟。”在知根知底的老友面前毫无办法,吴邪悻悻去够面前的一打资料,翻开第一页。

胖子得意地吞云吐雾:“这次我们的行动要配合在那边的一个重要线人,阿坤。你知道他吧?”

吴邪想想,“有点印象。”送来的情报语言干脆利落,毫无累赘的修饰,非常可靠,偶尔给出的建议如同预言般精准。不知为什么,他有点小小的期待了。

 

一下火车,吴邪便探头探脑地寻找那位神秘的线人。他暗自想,是否他会和自己心中勾勒的相同,——稳重沉默,眼神沉静如同寒潭碧水?

然后一个秃头矮胖的中年人突然撞进他怀里,金丝眼镜都被撞歪,脸上还挂着热情洋溢的笑容,开始大力地和他握手。

“哎呀吴先生是吧!久仰久仰!”

吴邪一脸懵逼。

 

还好虽然外形……是惨不忍睹了点,真名张起灵代号阿坤的线人还是如以前那样靠谱的。吴邪内心默默嘲笑自己,早已不是原来那个“天真无邪”了,居然还会这样胡思乱想。

恢复寡言本性,简明扼要介绍完几个毒枭集团中的首要人物,张起灵提出他们接下来要找到那个偷走大量毒品的人——驴蛋,现在已被某毒枭关起来拷打,他们必须救出他,问出线索。

可惜事实总是不会遂人愿。行动失败,驴蛋被救出时已经气绝身亡。同时给张起灵提供情报的一位联络人身份暴露,面临追杀。

 

估计着吴邪已经带着人跑远了,张起灵加速跑动,单手一撑翻过车站月台栏杆,再灵活翻入即将开动的车厢。他脚步从容走过人群,一边撕掉伪装,舒展骨骼,一边顺了一件蓝色连帽衫将头兜上。南国黄昏的阳光里青年修长的身姿舒展开来,像是竹节生长的快镜头。最后毒贩带着狐疑的神情走过车厢,没人注意这个白皙清秀的男子,窝在长椅上仿佛睡得正香。

和吴邪碰头的时候,他正忙着发动车子,好不容易抬起头的时候差点被戒烟糖呛死。

“这位小哥……你是……张起灵?”他犹疑地问。

张起灵心里有点想笑,面上波澜不惊地点头。

吴邪停顿了很长时间,像是在措辞,最后说:“你还是扮回原来那样儿吧。”妈的这个版本有点太好看了,他hold不住啊。

张起灵这次忍不住微笑了一下,眼神如同寒潭碧水被微风吹起悠悠波纹。

 

晚上在船中聚餐,吴邪露了一手,烧的是西湖醋鱼,杭州菜。围坐一桌的众人挨个介绍自己:穿粉红衬衫的解雨臣负责定向爆破,不过大家都叫他花儿爷;戴墨镜的黑瞎子擅长格斗追踪;霍秀秀是个娇小的北京姑娘(不过她的作用可不是性别女,黑瞎子说,然后被打了);黎簇、苏万、杨好都是吴邪带出来的新人,只有苏万负责后勤和翻译。

那只缉毒犬是小满哥,似乎蛮通人性,据说年龄非常大了。

介绍完一圈,张起灵想了想,指了指吴邪:“他。”

黎簇跃跃欲试:“听说头儿以前的绰号是——”被吴邪的眼神被逼了回去。

“天真!”三个老油条异口同声。

张起灵耸动了下肩膀很给面子地没有评论,吴邪差点cei了酒杯。

 

夜深人静,第二天任务繁重的众人纷纷去睡,只有张起灵抱膝坐在甲板上,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吴邪端着剩下的酒坐到他身边:“哎小哥,你怎么不去睡?”

张起灵没有回答。

两个人并排坐着,海风拂过,沉默中居然有种安闲的意思在里面,让人觉得舒服。

过了许久,吴邪才说:“对不住。”

张起灵依旧不说话。不过他直到是指白天他的联络人那件事。他点点头,以示自己并不介意。

吴邪轻声说下去:“我只是……不想那么轻易放弃。因为我,我们家……都付出了那么大代价。我做不到。”

张起灵不禁把目光投向吴邪的咽喉部位。他的脖颈线条优美柔弱,像是女孩子的,只是横贯其上的伤疤破坏了这种美感。一刀封喉,异样狠厉。白天吴邪一般都穿高领或者长袖,遮住伤疤。

吴邪随着他的目光低头,释然地笑出来:“以前办案子的时候被割的。没事,最后好歹救回来了。”云淡风轻,然而张起灵知道,这种伤哪怕仅仅是后遗症也很痛苦。他伸出指尖,轻轻抚过那道伤疤。

吴邪一个激灵,像是要退后,却终于没有这么做。他只是任张起灵换了拇指,微微加重力道摩挲那伤疤。脸上火辣辣地烧着,是酒精或者别的事物作用。

张起灵用很低很轻柔的声音问:“值得吗?”

吴邪终于找到理由后退了一点。他掩饰一样地灌了一大口酒:“当然。值得。”他又加了一句:“什么都是值得的。”他明白张起灵了解他的意思。

张起灵有点局促似地收手——说实话吴邪第一次看到他的脸上出现特别人性化的表情。

两个人之后再没说话,只是坐着,岸边一盏孤灯,他们静静看着它的光洒在甲板上。

TBC.

评论(5)
热度(44)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