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现已爬墙布袋戏。凉了。

【龙族|楚路】元宵佳节夜

*诈尸之作,写完就安详躺回去了

*不知所云的四人群口相声,梗来源于龙四里路明非幻想的四人打麻将

*虎头蛇尾的脑洞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文中彩蛋请接收


      2017年2月11日的卡塞尔学院,寂静悄无人声,由于校规无限向中国大陆习俗的靠拢,大部分学生都尚在假期中,只有少数肩负重任(看场子免得龙王复活了都不知道)或者自愿加班(这种一般只有装备部的疯子)的苦逼留在学校,吃着芝加哥唐人街买来的山寨元宵互相取暖。对于此二种人,大多数学生都报以由衷的同情——而当第一种人中包含了传奇的前现两任学生会主席及前任狮心会会长和前新闻部部长,那么同情之余就多了一丝敬意。大家也曾在学校论坛上八卦猜测这四人将如何度过,舆论风向大抵是:在学校的策划部办公室中,气氛沉重而冰冷,四位传奇学长争锋相对之余,心神却毫不懈怠地监视着世界各地的动向,他们对只有弱者才珍惜的节日假期嗤之以鼻,他们手中虽无刀,心中的刀却时刻发出嗜血的轻鸣!他们是意志如同钢铁般的强者,同时也是混血种世界的脊梁!今夜,他们默默守护着人类的乐土……

 

     “我擦这肯定是你写的吧你这头败狗!”路明非怒拍手机痛心疾首,“这么造谣误导学弟学妹好方便你日后下手泡妞,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芬格尔叼着烟瞟了一眼,“这不是把你们仨都夸进去了吗你还吐槽个屁啊,按理来说你祸害学弟学妹应该更方便点——哦不好意思忘记你现在名草有主了,祸害不了……还有,就在刚才你看手机的时候楚子航碰了个三条……”

      楚子航默默把牌一推:“清一色,胡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路明非哀嚎。

 

       2017年2月11日的卡塞尔策划部,往日光亮如漆的红木办公桌上铺了绿毡子,恺撒、芬格尔、路明非和楚子航均是一脸肃然,在桌边上杀气四溢地……打着脱衣麻将。而现在,学弟学妹们心目中的男神,现任学生会会长路明非,正死死的抱住自家男友的大腿。

    “路明非,耍赖可不是贵族的品格。”身为前辈的恺撒循循善诱。

    “MD那是因为马上要裸奔的不是你啊老大!我现在可是连裤子都要输掉了!字面意义上的!”只剩一件衬衫和一条内裤在身上的路明非有理有据地破口大骂,“我擦楚子航你要是不帮我就等着分手吧!”

     楚子航默默把牌理好重洗,“第一,你之前已经把裤子输掉了;第二,我之前有三轮都拆了自己的牌帮你,如果这一轮我再输的话就需要裸露80%以上的身体了,我不喜欢;第三,愿赌要服输,虽然我是你男朋友但不能违抗游戏规则,而且你当初还是第一个提议要玩的;第四,分手提议驳回。”

     “……”

     “这是亲男友啊。”一阵寂静后芬格尔如是感慨。

      路明非则是一脸崩溃:“啊啊啊啊我不管我要分手!说好的霸道总裁呢!说好的护妻狂魔呢!说好的独占欲呢!你是不是假的楚子航!爱呢!退货!差评!”

    “……以后没事少看点烂俗小说,别浪费流量。”恺撒语重心长。

    “老大你怎么知道是小说不是言情剧?”芬格尔忍不住问。

    “最近诺诺也很喜欢看嘛,什么《霸道族长的天真小娇妻》,《冷酷门神爱上我》,台词都差不多啊,内容都是限制级,怎么可能拍成剧。”

    “靠老大你知不知道你刚才串戏到了隔壁……算了当我没说。”

 

      而就在两个吃瓜群众围观扯淡之际,这边厢的小情侣狗男男已然就“为什么玩个游戏就要分手”的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路明非祭出了狗狗眼大招,“师兄~~~~~~~~”

      楚子航巍然不动,“脱。”

      事实证明,无论用出什么手段,在与楚子航的战争中,最先打出gg的必然是路明非。小衰仔终于认怂,但是当手默默解开最后一个扣子的时候,突然间天旋地转。

      楚子航把路明非扛了起来,冷静地开始往休息室走。

    “等等等……师兄你!!!!!!”

    “你已经完成惩罚了,鉴于你的牌技很烂接下来你的穿着不适合继续游戏,而我不想玩了,所以牌局可以结束了,现在我们需要解决一下由于你的穿着引起的生理问题。”

      路明非捂住脸,内心全是“啊这个男人真帅妈妈我要嫁给他”“楚子航你个闷骚”“我曹连耍流氓都可以用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不愧是学霸”,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话:

    “老大!芬狗!救命啊!!!!!!!!!!”

 

      恺撒风度翩翩地挥手:“好的知道你们又在秀恩爱了,下一个。”

      芬格尔直接收拾好牌桌开始往外走,“啊年轻真好啊~早知道就不陪他们打牌了,白吃一斤狗粮。”

 

      要知道世界上除了霸道总裁,还有一种物种叫做闷骚的霸道总裁,他不说不代表没有被撩到,所以,作死有风险,撩骚需谨慎。

      ——这真是路明非在这个元宵佳节,学到的最深刻的教训。

End

一句话小剧场:

恺撒:因为楚子航和路明非想秀恩爱,芬格尔想围观+八卦,所以就只有我一个人只是想打个麻将吗?!




再加一句话小剧场:

许多年后,路明非想起冬夜里四个人打着麻将吐着槽的场景笑了,笑了一会儿,冰冷的泪水却打湿了金属铸融的王座,在他身后,是无尽的火焰和孤独。


隔着手机/电脑你又弄不死我,嘿嘿。


评论(14)
热度(104)
©建设健康向上核心CP观 | Powered by LOFTER